四两

去海边

吃了一片安眠药了,困意还没降临。药是两年前买的,保质期24个月,它已经过期了,起效越来越慢,效果越来越差;不过它也只剩两片就要被我吃完了。不知道全部吃完以后我又该怎么办

昨晚梦见孤星酒馆关门了,今天骑车过去看了眼。这里就是曾经的孤星了。

开哥求婚,还记得14年刚开始听跑火车,他还闷闷地说自己爱无能,结果就准备最先踏入爱情的坟墓了。15年11月一群人和跑火车一块儿喝酒,只有大头是带着女票来的,现在所有跑火车的群都没声音了。那段时间飞快地驱赶自己突入社会,认识各种各样奇怪的人,做各种各样无聊的事。前几个月和朋友们喝酒,聊到结婚,一学妹说我大概会是在座所有人里最晚的那个,我尴尬地摸摸鼻子,“你可别一语成谶”

想去海边吹风

一切都是为了失去,四月是残忍的季节

山本耀司说“自己”需要碰撞之后反弹回来,才能得以了解。那跳楼(从高处跃下)是不是最彻底的了解自己的方式。跳下的时刻是思维与世界的碰撞,一切想象与思考冲击在“死”之上,所有的疑问都给了你坚硬的答案;自由落体的过程看着天空变得遥远,情感撞进一片虚无,深渊里终于传来了你无数次呼喊的回应;与大地完成正面接触的瞬间,则是身体与母体之间的一次交流,思维也好,情感也好,血也好肉也好,被力狠狠带出皮囊的束缚,向着宇宙蹦射开来;终于可以抛弃所有逻辑,终于可以甩开一切体系,在冰冷的“死”的俯视之下,终于可以看看“自己”是个什么东西了。灿烂的天空之下,没有什么不可以是虚无。

你的怀疑终于成了你的生活

噩梦。

梦里的痛感依然惊人,把我生生痛醒。

相比对一类人,我大概是最不爽利的那种糟糕人类代表了

保质期24个月,希望还没过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