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两

去海边

昨天在票圈自言自语了一堆,突然就明白自己是哪儿不对了,我的抑郁似乎又严重了。在这之前它似乎消退了一段时间,但它总是能够如期而至,我会什么事都没发生,就开始流泪。在发现黑狗又回来了之前,我会觉得身边什么都不对;但当我意识到造成这些感受的是黑狗的时候,我不会变得更好,但我至少更坦然了。

至少本来我以为我需要跟整个外部世界对抗,现在发现原来自己只需要和黑狗对抗就可以了,于是松了一口气。

长久的对抗并没有给我什么额外的战胜黑狗的经验,在它面前我依然脆弱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崩溃一次。但这一年多来我越来越能够安慰自己,在崩溃性的大声哭泣、或者无声沉默之后对自己说一声“没关系的”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