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两

去海边

开哥求婚,还记得14年刚开始听跑火车,他还闷闷地说自己爱无能,结果就准备最先踏入爱情的坟墓了。15年11月一群人和跑火车一块儿喝酒,只有大头是带着女票来的,现在所有跑火车的群都没声音了。那段时间飞快地驱赶自己突入社会,认识各种各样奇怪的人,做各种各样无聊的事。前几个月和朋友们喝酒,聊到结婚,一学妹说我大概会是在座所有人里最晚的那个,我尴尬地摸摸鼻子,“你可别一语成谶”

评论